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經濟>

讓群眾的每一分錢都花得明明白白

——從中心城區及城鄉一體化居民用水階梯價格聽證會看科學透明決策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陳永年時間:2020-01-20

中心城區及城鄉一體化居民用水階梯價格聽證會現場 本報記者 陳永年 攝

█本報記者 陳永年

1月14日,運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組織召開了中心城區及城鄉一體化居民用水階梯價格聽證會。會上,供水企業負責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相關部門代表、居民代表等聽證參加人對市發改委初擬兩個方案進行了熱烈討論,并提出了建議和意見。

水價該不該調,有何理由;調的話該調多少,哪種方案更合適;企業的長遠發展如何保證,群眾的利益又該如何維護……聽證會上,各種尖銳甚至是對立的觀點,最后都匯成一個聲音:為百姓的每一分錢支出負責,為供水企業更可持續的發展護航,為運城更好的發展助力。

供水企業

不調價撐不下去啦

目前,和運城城區供水有關的有3家企業,分別是運城銀龍水務有限公司、運城弘益水務有限公司和運城首創水務有限公司。

運城銀龍水務于2013年成立,系鹽湖區人民政府指定鹽湖區城鄉供排水總公司與中國水務集團組建的合資公司,主要負責南同蒲鐵路以北主城區和鹽湖區鄉鎮自來水供應。主要水源是尊村引黃水和夏縣溫澤鑫的溫峪水。

運城弘益水務是由原運城空港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指定運城空港開發建設有限公司與中國水務集團、夏縣溫澤鑫供水有限責任公司共同出資組建的合資企業,主要負責原空港開發區行政區域的自來水供應。溫澤鑫的溫峪水是唯一水源。

運城首創水務系2015年首創股份在運城設立的全資子公司,主要供應南同蒲鐵路以南的中心城區,因為另有協議,此次價格調整不涉及該公司。

據了解,目前運城中心城區的供水價格,執行的是2010年下發的省物價局《關于調整運城市城區自來水價格的通知》(晉價商字【2005】388號)批復的標準。近15年來,未曾調整水價。隨著經濟發展和物價水平的上漲,和供水有關的人工、原材料、維護等成本增加,形成了供水價格與供水成本倒掛的現象。

運城銀龍水務總經理楊志杰說:“以公司人工費用為例,2014年人均工資(含社保)為3.2萬元,2019年人均工資(含社保)為6.3萬元,增加了3.1萬元,增長比例為96.8%。原材料成本也逐年上漲,比如鹽酸藥劑由2014年的1500元/噸,上漲到目前的1950元/噸。”

夏縣溫澤鑫供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熊志強說:“為什么現在說(漲價)這事情?因為我們已經到了不說不行的艱難境地了。因水價偏低,導致我公司難以正常運營,綜合辦公樓建成6年了,因為無錢裝修至今不能入住使用。”

3家企業希望根據《山西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水價機制的通知》(晉發改商品發【2019】174號)要求,“建立有利于節約用水的價格機制,建立充分完善反映供水成本、激勵提升供水質量的價格形成和動態調整機制,逐步將居民用水價格調整至不低于成本水平,非居民用水價格調整至補償成本并合理盈利水平”。

關于“合理盈利水平”,根據《城市供水價格管理辦法》第十一條規定,供水企業合理盈利的平均水平應當是凈資產利潤率的8%-10%。具體的利潤水平由所在城市人民政府價格主管部門征求同級城市供水行政主管部門意見后,根據其不同的資金來源確定。

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運城銀龍及運城弘益,按照國家政策應通過水價調整對企業經營成本虧損予以彌補,但綜合考慮我市經濟發展和群眾承受能力,此次制定調價方案僅僅考慮了原水價格調整的因素,并未對過去經營虧損的成本予以考慮。

兩個方案

除特行水價外全部上調

本次調價,市發改委經過申請報批、實地調研和成本監審等程序,最終初擬了兩套方案(詳見版面右側“相關鏈接”),在新聞媒體上公告,同時供聽證參加人討論。

要想真正看懂這兩套方案,首先要明白幾個關鍵詞:

躉售水價:指供水企業對暫未實現直接抄表到戶的轉供單位或物業管理小區的供水,實行躉售價格,通俗點講就是供水公司把水批發給轉供單位或小區物業,然后由其轉售給用戶或業主。

非居民用水:一般指由公共供水管網供水的行政事業單位、工業企業或經營服務主體(商業、賓館、飯店、旅游業等)。

特種行業:純凈水及飲料制造業、洗車業、桑拿浴室、美容美發廳、洗衣店等。

方案中數字很多,看上去比較復雜,轉換成容易理解的表述就是,原水上調后,對終端用戶的用水價格將會產生影響。

如果采用方案一(原水價格上調0.3元/立方米)的話:階梯水價的居民,一級水量將增加0.5元/立方米,二級水量增加0.75元/立方米,三級水量增加1元/立方米;躉售水價的居民用戶到戶水價將增加0.5元/立方米;非居民用水增加0.8元/立方米。

如果采用方案二(原水價格上調0.45元/立方米)的話:階梯水價的居民,一級水量將增加0.75元/立方米,二級水量增加1.1元/立方米,三級水量增加1.5元/立方米;躉售水價的居民用戶到戶水價增加0.75元/立方米;非居民用水增加1元/立方米。

特種行業水價在兩個方案中皆保持不變。

除了絕對價格的差異之外,兩個方案的價格級差也有不同。目前執行的階梯水價級差為1.4元/立方米,方案一的級差為1.65元/立方米,方案二的級差為1.75元/立方米和1.8元/立方米。可以看出,兩套方案級差都有了提高,也提高了價格約束力。

價格調整之后,對普通家庭有什么影響?可以算上一筆賬:

對于實行階梯水價的用戶,居民消費者按一家4口計算,都以每月12噸用水量計算。調價前10噸執行第一階梯的2.8元/立方米,超過10噸外的2噸執行第二階梯4.2元/立方米,月度應交水費為10×2.8+2×4.2=36.4元。調價后(以方案一為例):用水量標準為3立方米/月/人,執行第一階梯的3.3元/立方米,月度應交水費為12×3.3=39.6元。如果當月用量10噸,調價后較調價前月水支出增加5元。

對于實行躉售水價的居民,同樣以一家四口月12立方米用水量計算,月增用水支出12×0.5=6元。

可以得出結論,對于普通家庭而言,調價幅度在可承受范圍內。相比而言,非居民用水的成本可能會有更大的增長。

看到這里,讀者應該有個疑問:我們平常交的水費比上面的數字要高得多啊?

是的,上面所講的都是基本水費,即最終交給供水企業的費用。目前我們所交的水費組成中,居民用水包括基本水費、污水處理費,可能還有交給小區物業的二次加壓費。如果是非居民用水和特種行業的話,除了基本水費、污水處理費外,還有水資源費。

水價聽證

方案完善后上報市政府

根據夏縣發展和改革局《關于夏縣溫澤鑫供水有限責任公司對溫峪引水工程原水進行定價的請示報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政府制定價格成本監審辦法》(國家發展改革委第8號令)以及成本監審的其他有關規定,市發改委依法對夏縣溫澤鑫供水有限責任公司城市供水價格成本實施了監審。

對于企業上報的2018年單位原水成本數字,市發改委嚴格進行了監審,并按照有關規定,核減了部分不應計入定價成本的費用(比如不屬于本年度產生的費用、與供水成本無關的費用、應該分若干年分攤的費用等等)。根據監審后的原水成本,對其影響的供水成本進行加權計算,初步擬定了兩種調整方案,并在媒體進行了公示。

聽證會召開之前,聽證參加人用了一早上的時間,對3家供水企業進行了實地調研,了解了第一手情況。聽證會上,3家企業對自身的經營情況、供水成本及調價依據進行了介紹,聽證參加人對企業的訴求表示理解,認為水價的適當調整,有利于水資源的節約利用,可以推動供水企業可持續發展,也有利于更好地保障運城經濟發展。

市人大代表李凡獅說:“不是說漲價就對群眾不利,也不是說不漲價就對群眾有利,關鍵還得平衡,在考慮企業實際困難的同時,更要考慮群眾的承受能力,我認為價格調整幅度不宜過大。”

市政協委員尹智慧說:“企業的訴求可以理解,但供水企業作為特許行業,不能全靠提價來實現贏利,要防止采用躉售水價的小區,趁機摻私加價,出現企業小調、小區大漲的現象。”

來自城市管理局的代表吳世良說:“從全省來看,運城的水價其實并不低,這可能與運城水源距離城區都較遠有關,企業的訴求可以逐步滿足,關鍵是企業要加強內部管理,合理開發新的水源,增加巡查力度,減少損耗,更好地向管理要效益。”

弘毅水務財務總監許文革對此也表示認同:“供水企業的生存和發展要適應市場,不能單靠水價調整來實現,靠的是加強管理、苦練內功和開展多元化發展,調價僅僅是成本合理補償機制的一種政策性支持。”

來自消費者協會的代表高晉革說:“希望能提高一級水量標準,目前的方案雖然由2.5立方米/人/月提高到3立方米/人/月,但據我自己的用水經驗還不夠,建議能提高到4立方米/人/月,以更好地滿足群眾用水的剛性需求。”

來自民政部門的代表張豪說:“我比較關注低收入群體的保障,希望在出臺最終的調價方案時,充分考慮到這一點。另外,兩種方案的階梯水價其實級差都較小,希望能提高一級水量標準,同時加大級差。”

聽證會上,3家企業代表全部贊同調價幅度較大的第二套方案,其他代表則幾乎都傾向于調價幅度較小的第一套方案。

“我們擬訂方案時,充分考慮了企業經營成本、群眾承受能力、城市經濟發展需求、當前價格水平及變化趨勢等因素,經過這次聽證會,我們將對代表們的建議和意見進行歸納整理、討論研究,對方案進行再完善,擬定聽證報告,上報給市政府。市政府研究批準后,將公布最終方案。”出席聽證會的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赚钱网游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