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后安子漫步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寧永強時間:2020-03-05

芮城縣東章村人習慣上把村南平地泛稱為南安子地,而把村后的丘陵溝壑地泛稱為后安子地。

午飯后,雪雨漸歇。約表弟去后安子地里轉一圈,經高家巷,沿老粉坊旁的土坡上行走。

昨晚以及今早的雪雨,使得土坡道濕潤而又松軟,散發著新鮮的泥土味道。路邊的野椿樹和崖棗樹光禿禿的枝丫上,還留著清晰的雪痕雨跡。棗刺上看得見,懸掛著的晶瑩透亮的水珠子。

老粉坊今已是面目全非,不見了往日的煙氣繚繞。豆腐坊和醋坊,已為羊圈與雞舍所取代,聞不見豆腐和醋的香味。

立在槐樹咀上,看得見整個村子的輪廓,隱約在灰色的霧氣中。我問表弟看得見他的家嗎,他放眼望了望未置可否。我瞇起眼睛仔細搜尋,在村西側找見了一棟粉墻黛瓦的房屋,那便是我的家。

繼續沿坡道上行,只見兩邊一層層的梯田地遍植花椒和槐樹。看莊稼識主人,雖然現在看不到一棵莊稼,但看地里的情形也就把主人了解得八九不離十了。勤快人家的地里耕耘打理得井井有條,不見一棵草,而懶人家的地里,要多荒蕪就有多荒蕪。

繼續前行,便是去黑魚潭的路。表弟對東頭的地名很是熟稔,走一路都能叫上名字。他指著右前方說,那個圓疙瘩是碾子嶺,那個高臺地是寨子嶺,那個長條狀的是葫蘆巷,這條溝是小刺嘛溝,這條溝是大刺嘛溝……而且能說出其所屬的變更。

東章村的土地只有一部分平地在村南,大部分土地都分布在村北的丘陵溝壑地帶。村民有口歌描述是“73個磨疙瘩,84個箅柯杈,有女不嫁東章家”。

村西部以丘陵地為多,村東部以溝壑地為眾,所以村西頭人每日勞作主要是把糞肥往上拉,把收成往下拉。而村東頭人則是把糞肥往下送,把收成往上搬。

我說,總體來看,村東頭的人比較勤快,也重視土地耕作與管理。早年在大集體的時候,村東頭的糧食生產量就老高過村西頭的呢。

表弟說,村西地多在嶺上,加之天旱少雨自然有影響。可也有說“東頭三條溝,抵不住西頭一道峪”。

前方一道土嶺,表弟說那就是土地爺嶺。他指著下面一大片花椒地說,這叫茂才溝。我說,給我在土地爺嶺前照張相。

照完相,我們離開去黑魚潭的路,經一塊荒地下到茂才溝,再往前就是大刺嘛溝。

茂才溝遍植花椒樹,經營管理非常到位。土地耕耘得仔細松軟,看著就滋潤。花椒樹修剪得利利落落,長勢旺盛。村民把澆地的水管已經鋪設到了地頭,原來的旱地也變成水澆地了。

向陽崖根出處,有我認得出的也有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菜,依然郁郁蔥蔥。腳下發黃的枯蒿,散發出縷縷淡淡的清香。崖畔邊上,一株老柿樹裸露出黑色的根部,卻還頑強地活著。樹雖無語,但枝頭遺留著的干柿蒂,證明了它對根下那一片土地的回報。

見一棵酸棗樹上有紅橙橙的酸棗,小心翼翼摘幾顆放進嘴里。看似飽滿圓溜的酸棗,其實干得只剩一層薄皮包著個棗核。輕輕咀嚼,來自大自然的酸味,即刻叫人動容。

大刺嘛溝是村東頭的一道名溝,早年由山洪沖積而成,土壤肥沃,是難得的良田好地。與此相鄰的還有小刺嘛溝,曾經栽植有滿溝的杏樹,所以也叫杏樹溝。

在一處叫有功五畝坪的地塊,他指著西側的三眼殘破的土窯洞說,這就是當年八隊喂頭牯的地方。當年生產隊時,為了耕種以及采糞方便,每個生產隊都在后地里建有簡易的牲畜飼養處。現在多數都已坍塌損敗毀,幸運遺留下來的已是那個時期的痕跡,于荒蕪落寞的山野間,守望那曾經的過往。

沿大刺嘛溝下行返回,表弟如數家珍,每一塊地都能說出主人家的名字以及相關的人事。

槐樹上結的槐豆夾,密密麻麻,泛出蛋黃的顏色。想起小時候把干槐豆夾采集回來,奶奶一番泡洗拾掇,蒸成槐豆麥飯。那真是一道口感和味道都不錯的美食,而且還有清熱祛火、活血醒腦的功效呢。

及至村口,才覺得兩只鞋底都積沾了厚厚的一層黃泥,連褲腳處也糊了一片黃泥。使勁踢起一腳,一塊黃泥隨之雀躍般飛向半空。

哈哈,后安子地這一趟漫步,真的好爽!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赚钱网游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