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堯王臺,不該沉寂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馮紅寅時間:2020-03-05

堯王臺位于永濟市城西街道境內的中條山北麓山嶺上。一個陽光和暖的日子,我與幾位文友一起登臨堯王臺景區。

作為土生土長的永濟人,在我的印象中,堯王臺是陌生的,是寂寂無名的。它既不能與因王之渙一首千古絕唱而躋身中國四大歷史文化名樓的鸛雀樓相提并論,也不能與“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的愛情圣地普救寺相比。它沒有北方道教名山、國家級森林公園五老峰的名頭,也沒有碧波蕩漾的伍姓湖靚麗的容顏,甚至連清末廉吏閻敬銘的王官別墅都沒得一比。在永濟表里山河中,在歷史厚重的永濟地面,在永濟星羅棋布的名勝古跡面前,它顯得遜色多了。

堯王臺宛如一古代女子,“養在深閨人未識”,然而,這次堯王臺之行,揭開了籠在它身上的美麗面紗,徹底顛覆了我以往的認知,使我為之抱愧。

中國古代地理經典著作《水經注》記載:“雷首,亦謂之堯山,山上有故城,又稱堯城,堯常亦都于此,后遷平陽。”這段話的意思是說“雷首”這座山也稱為堯山,山上有故城,堯初在此建都,后來遷往平陽。

堯王臺是堯舜禹的禪讓臺。相傳堯年老后,征求各部落首領的意見,推舉舜做他的繼承人,舜年老后采取同樣的方法把帝位讓給治水有功的禹,這種推舉方法就是歷史上的“禪讓”,開創了中華民族禪讓制的先河。相傳堯王臺是堯王的祭天臺、禪讓臺。堯禪讓于舜、舜禪讓于禹都是在堯王臺上舉行。

行走在這片歷史文化異常厚重的土地上,心中充盈著無限的虔誠與敬畏。

也許歲月太過久遠,堯的故城(都城)已完全消失在歲月的河床里了,我們在此輾轉尋覓,難覓一點蹤跡。但值得慰藉的是堯王臺景區,已將徹底復原這一原始故城納入計劃之中,我們翹首以待。

古建筑是人類遺留在大地上的文化符號。堯王臺上遺存的古建堯臺三廟,坐落于一山頭,從山下仰視如一巨乳;自山間俯視,又似一碩大的饅頭。2018年永濟市競選全國“魅力城市”的專題片在央視播出,中間閃過幾個堯王臺的鏡頭,一時驚艷,引發了國人對永濟厚重歷史文化的迷戀與傾倒。數千年等待,穿越漫長的時間長河,堯王臺終于在華夏大地又一次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作為永濟人,我感到無比的自豪與榮耀。

沿著一條從民間收集的青石板鋪就的石階小道,我們抵達目的地,拜謁堯臺三廟。初一見,一種歷史的滄桑感便油然而生。廟宇均采用土石結構搭建,據專家考證,堯臺三廟均屬南北朝時期北魏孝文帝興建,距今已有1500年左右,明朝萬歷年間重新修繕延續至今,后經歷代連年戰火損毀,漫長歲月風雨侵蝕,加之“文革”時期人為破壞,現只剩殘垣斷壁,許多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元素的磚雕圖案已不復存在,僅存牌匾一幅,上書“紫極靈宮”。

堯臺三廟包括一道廟玉皇大帝廟、二道廟祖師廟和三道廟堯舜禹的三元廟。玉皇大帝廟,相傳堯的祭天禮便于此舉行,據說堯傳舜、舜傳禹的禪讓儀式,也在此處。堯臺三廟中這座廟最高,有三層,現僅存一層。我們可以想象當初它是何等的壯觀、雄偉。在凜冽的寒風中,廟頂厚厚的土層與荒草無言地訴說著歲月的久遠。佇立遐想,眼前仿佛出現了宏大的禪讓場景,兩位古王仙風道骨,衣袂飄飄在眾人簇擁下登上高臺,帝堯祭祖后鄭重地把象征權力的權杖和玄圭交給虞舜,空中驟然響起天籟之音……

二道廟是祖師廟。祖師廟的規模是三座廟中最大的,入口門樓依然保留著大部分主體。據專家考證應有過廊、穹頂、前殿等建筑。其中過廊的鑿口和前殿的基石依然存在。里面供奉的是玄武大帝,玄武大帝是道教北極四圣之一,民間傳說他是盤古之子。祖師廟背后有個殘留的遺址,專家認為這個應是祖師廟偏殿,同時也是住廟方士、道長們的生活起居場所。我們仔細察看了地上堆積的殘缺、厚且長的青磚,撿拾湮沒在枯草中的琉璃瓦片,心中默默與這些“秦磚漢瓦”對話,與歷史對話,一種歲月的滄桑感彌漫心頭。

三元廟的最大特點是中央大廳的八卦懸頂依然保存完好,上懸獸首,磚雕圖紋別致,龍飛鳳舞,古禽古獸、人物花草,皆活靈活現,文物價值極高。

堯臺三廟雖然殘缺,有些地方已成廢墟,但殘缺也是一種美,如西方斷臂女神維納斯;廢墟也是一種文化,它們原汁原味呈現了我們民族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

堯王臺有一處仿古建筑別有洞天。這是一處復原的蒲坂古城,建設者們從襄汾、垣曲、芮城等地收集來具有晉南特色的古代民居、商鋪、作坊等,保護性異地修復建成,既是農耕文化的活化石,又是古代民俗文化的博物館。

蒲坂古城占地十余畝,坐落于一高崖上。入口是一座高大、巍峨的牌樓,雕刻一副楹聯:老街百米已見前百年氣象;古宅幾家猶存上幾輩風規。字體古樸、靈動、大氣,內容高度凝練地概括了古街的風貌。

漫步古街,一種古老的華夏農耕文明的氣息,撲面而來。只見古街建筑鱗次櫛比,遍布酒肆、作坊,剪紙、面塑、刺繡、現磨豆漿、手工饅頭、手工打鐵、鍛造及日常生活的推磨、犁地、碾米等皆有展示。耳畔似乎聽到,熱鬧非凡的社火、獨具特色的蒲州地面的民間道情、高亢悠揚的蒲州梆子,還有紡線聲、織布聲及民間藝人的絕活表演聲等聲音,一同匯聚在這一方天地,各種聲音在空中融合沖撞,好一派祥和、繁榮的景象!

古民居是清一色典型的北方城鄉四合院落。從時間看,有元、明、清三個朝代,橫跨千年;從風格講,各有千秋,風格迥異;從用料質地說,有磚木的,有純木的;從結構看,有一層的,有兩層樓閣的。這些古民居門樓上可見的磚雕楹聯,多是傳統農耕文明的體現。

古街盡頭,是一段古城墻。登臨古城墻,居高臨下,視野更為開闊。近處的山巒、溝壑、魚池、樹木清晰可見;透過輕紗般的薄霧,山下的田野、村莊及永濟城隱約可見。讓我們感興趣的是城墻上呈鋸齒般的箭垛,一時我們像穿越時光隧道,成為守衛城池的兵丁,回到冷兵器時代或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顯示出居高臨下作戰的巨大優勢。

參觀完畢,欲踏歸程,卻又流連忘返。心中不免感慨,如此厚重的地方,沉寂太久了,外人竟然知之甚少。

幸運的是,有志之士,早就看中了這一方寶地,先后投資兩個億,經數載打造,使得這里已成為綜合性的旅游景區。

我堅信,在全民族崇尚優秀傳統文化的今天,堯王臺一定會走出河東,走出三晉,享譽神州大地,再現“國人向往,萬人拜謁”之盛況!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赚钱网游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