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貧苦是一座免費的學校

來源:發布者:時間:2020-06-13

夜深人靜時,縈繞于腦海的,常常是我十八歲之前在故鄉丈八村的幾件往事。始終難忘那段艱苦歲月,對如今的好日子更是感恩。

一是老屋被日本侵略者燒光,三遷窯洞才算有了家。

我生長在稷王山周邊的丈八村。1940年6月,日本侵略者第二次侵占了我們村。我家的房子被燒毀,全家五口人四處逃難,幸虧父親人緣好,他的兩個朋友先后接納了我們這一家。我們擠在董銀寶家在賈家嶺新打的窯洞里,共患難一年多。后來,父親向東溝底一個朋友劉子厚求借住處。得到同意后我們又住到劉子厚家一孔破窯洞里,將就了兩年多。這孔窯洞所在的東溝底出行困難,正常的生產、生活難以起步。這時候父親找到另一個老朋友董文友父子。他父子倆慷慨解囊,借給我們一部分糧食。父親用這些糧食買了楊樹嶺半溝一處破爛的窯洞院,好在院外還有幾小塊溝坡田可以耕種。用父親的話說,“總算有了咱自家的立足之地了”。此時已是1945年。

楊家嶺的家比起暫棲身的賈家嶺和東溝底的窯院自然強得多,但面對我們家分散在村南、村東、村北等零碎土地,耕作起來卻非常艱難。我家住在溝底,出門必須爬一里多很陡、很窄的十多個梯田坡,才能到坡頂。記得有一次下大雪,院子東南角的露天茅坑早已坑滿外溢,父親在病中十分著急,年僅十四歲的我擔著兩個大瓦質的茅罐,踏雪爬坡,把茅糞送到村北劉家段的自家地里。路很遠,也很滑,擔到那里我已經筋疲力盡。還有一次擔糞時,天已黃昏,離我不遠處有一只狼在雪地里嚎叫,嚇得我毛骨悚然。我們家每一次牛圈土雜肥堆積嚴重時,父親會借朋友家的毛驢駕著耬,讓我牽著毛驢,把土雜牛糞一趟一趟送上坡頂。每一趟上坡前我總是提心吊膽,因為驢、騾的特性都是起步就沖坡,這在陡而窄的坡上很容易碰到兩邊的崖上,后果會不堪設想。在我的印象中,別人家把毛驢摔成重傷或摔死的事故都發生過。好在我總是小心翼翼,沒有出過大事。

楊樹嶺的家,我們一直住到1952年,才遷回丈八村里。

二是九歲起三次當苦力,讀小學四次搬校址。

日本侵略者第一次入侵我們村是1940年初,離村是1943年末。當時,我被抓去當苦力,修炮樓,還不足十歲。1945年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我們村成了閻錫山“二戰區”的屬地。我被閻匪抓差在稷山縣修過城墻,也在稷王山上修過防御工事。1947年冬天,我們共產黨領導的縣大隊與閻匪展開拉鋸式斗爭,稷王山附近一帶各村成立了農會,有了村政權,丈八村就屬于解放區了。從此我們才徹底擺脫了日本侵略者和閻匪的欺壓。

我十一歲時在丈八村上了小學,小學是1945年后,在丈八村東溝一家私人破窯洞里開辦的,教室條件極為簡陋,學生坐的全是土坯、磚塊。上學的學生不論年齡大小,都從一年級讀起。在學校我算年齡小的,年齡大的有十七八歲。這個小學開學不到一年,因為在東溝孩子上學距離太遠,于是把學校遷回村北巷的一幢私人舊房里。不久,因房主要回來住,又把小學遷到村里另一處私人房院。后來小學還搬遷過一次。這就是我上的小學,四年搬了四處校址。就是這樣的小學,村里還有不少孩子因家庭困難未能上學。

三是家里牛犢遭日本侵略者槍殺,我牽小母牛去清河村。

父親常說:“做莊稼沒有牛,就像耍把戲沒有猴一樣,沒法開場。”以前因為窮,我家多年沒有一頭牛。直到在東溝破窯院借住時,家里才添了一頭小牛犢。父親和母親把這頭小牛當作寶貝,精心地飼養著。忽然有一天禍從天降,日本侵略者鉆出炮樓騷擾村民,從遠處開槍把我家心愛的牛犢打死了。心痛萬分的父母無奈只有以淚洗面,全家人氣憤地痛罵了一頓,但能找誰說理呢。

我們在楊樹嶺安家后,父親東借西湊,又買了一頭小母牛犢。一年后母牛犢發育到配種期,但我們村沒有公牛,需要到12公里外的清河村配種站為牛配種。父親患病不能外出,很不放心地讓我牽著小牛犢去清河村。我那時還不滿十五歲,也不知道清河村在哪里。父親詳細交代了去清河村要路過下王尹村、三交村的路線,再三叮囑我路上一定要小心、要多操心。

我牽著小母牛犢,一路打聽著到清河村為牛配了種。返村時,剛出清河村已是太陽過午。我雖帶有干糧,但牛沒有喂午間草,一路上見野草就啃,所以走得很慢,趕到丈八村時,天已黑了下來。家里人早已焦急地站在一塊高坡上,眼巴巴地盯著楊樹嶺頂。當遠遠地看見我牽牛的影子時,父母和姐姐、弟弟都高興地大聲吆喝起來。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兩年后的1950年,不到十七歲的我高票當選為丈八村行政村長。當時駐村監選的二區區長徐漢民說:“你父親去世時,你才十六歲,村民對你家很擔心。結果你能吃苦、有心眼,配合你母親把這個貧困家庭支撐起來了。你任居民組長兼讀報組長,干得很好,獲得干部群眾一致好評。你當選村長,區上很滿意,相信你肯定能干好。”

幾十年來,徐漢民區長的話一直激勵著我負重前行。十八歲之前在丈八村的日子,也讓我深刻理解了“貧苦是一座免費的學校”。(董強華)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赚钱网游2016 内蒙古快三开奖 上证指上证指数行情 彩3开奖 河北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pk10免费永久计划网址 河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_百家乐群 看吉林快三走势图 股票推荐·天牛宝诚信 内蒙古快三3预测 北京快中彩开奖公告 德国赛车pk拾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pk10软件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 双彩网下载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